律師事務所-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桃園新竹免費法律諮詢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08 年簡上字第 527 號刑事判決

2020-01-21
裁判字號: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08 年簡上字第 527 號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9 年 01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8年度簡上字第527號 上 訴 人 即 被 告 王逸祥 上列被告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不服本院中華民國108 年2 月25日108 年度簡字第275號第一審刑事簡易判決(聲請簡 易判決處刑案號:107 年度毒偵字第5138號、107 年度偵字第00 000 號),提起上訴,本院管轄之第二審合議庭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判決關於王逸祥持有第一級毒品及持有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二 十公克以上部分均撤銷。 王逸祥被訴持有第一級毒品及持有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二十公克 以上部分均無罪。 其餘上訴駁回。 事 實 一、王逸祥基於施用第二級毒品之犯意,於民國107 年6 月19日 16時許,在新北市○○區○○街000 巷00弄00號1 樓居所內 ,以將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置於玻璃球內燃燒吸食氣體 之方式,施用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1 次。嗣於107 年6 月19日16時20分許,在新北市土城區延吉街137 巷巷底停車 場(聲請書誤載為上開居所地址前),經警查獲,並扣得第 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1 包(淨重0.4972公克,驗餘淨重0. 4941公克)、玻璃球1 個(已使用)、吸食器1 組。經其同 意採集尿液送驗,結果呈安非他命、甲基安非他命陽性反應 ,而查悉上情。 二、案經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土城分局報請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檢 察官偵查後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 理 由 壹、程序方面: 一、證據能力部分: (一)本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部分: 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1 至第159 條之4 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 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 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 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第1 項不得為證據之 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 意,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5 定有明文。本案下述所引被告 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陳述,經本院提示上開審判外陳述 之內容並告以要旨,被告並不爭執,亦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 對該等審判外陳述之證據資格以言詞或書面方式聲明異議( 見本院卷第60頁),應視為被告已有將該等審判外陳述作為 證據之同意,且經審酌各該供述證據作成之客觀情狀,並無 證明力明顯過低或係違法取得之情形,復為證明本案犯罪事 實所必要,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應有證據能力。 (二)本案搜索之合法性: 關於本案搜索過程,被告辯稱:當時我先下班回家,譚者龍 、張盈青、蔡瓊慧去我家吸毒。後來因為我父親要開貨車回 來,我必須開轎車去在我家隔壁的停車場停放,好把家裡的 停車位留給我父親。我在前往移車時,就發現有好幾臺警車 停在家裡門口,並進去我家。我有跟警察擦身而過,並跟他 們說因為貨車要回來,我要先去移車。我在停車場停車完下 車後,就有名穿制服的警察衝上來把我隨身攜帶的側背包拿 走,在裡面查到1 包夾鏈袋包裝的甲基安非他命,就把我上 手銬。後來我爸跟我說,警察去家裡時,他有質疑警察為什 麼可以直接進到家裡搜索,我爸也因此拒絕在搜索同意書上 簽名,所以後來搜索同意書是我簽的云云。因此爭執搜索之 合法性,並因認遭違法搜索、逮捕,其不得已才同意採尿, 是以有關本案扣案毒品、採尿檢體及所衍生檢驗報告等證據 能力之有無,皆應先審酌本案搜索之合法性。理由分述如下 : 1.關於搜索過程,證人即在場員警王振魯於本院審理時具結證 稱:當時我是在執行巡邏職務,接到勤務中心通報延吉街巷 底有人吸毒,所以和另一名同事共2 人前往該處,該處是個 停車場。我們發現有人開臺白色轎車從我們面前經過,該臺 車本來可以直接左轉進停車場,但他又繞了一圈才進入停車 場停車,因此覺得對方行跡可疑,於是請對方下車接受盤查 ,該人就是被告。我們先查證身分,被告告知身分證字號後 ,我用警用電腦查詢發覺被告有毒品前科,我便問他身上有 沒有東西,他回答沒有,我接著問他身上揹著的包包可以讓 我搜嗎?他說好,我就直接上前搜,就在裡面翻到甲基安非 他命與吸食器。我問他這是誰的,他當場就承認是他的,我 就依程序將他上銬逮捕。因為查獲被告,我就請同事到現場 支援。又因為被告居所即被告父親的鐵工廠是轄區施用毒品 的熱點,轄區員警也都知道被告當時就住在其父親的鐵工廠 裡面,所以支援同事就想說去被告父親的鐵工廠看一下,我 就和其中一名支援同事去被告父親鐵工廠,當時被告父親在 工廠做事,支援的同事問他說後面房間有沒有人?可不可以 讓我們看一下?被告父親回答說他不知道,要看你們自己去 看,於是我們就進去看,就發現鐵工廠後方房間內有2 男1 女,他們都有毒品前科,並有發現夾鏈袋,記得後來還有把 被告從停車場帶回工廠,但在房間搜索部分我沒有參與。我 只是巡邏員警,支援的同事即負責偵辦毒品案件的人員到現 場後,就由他們將被告帶回警局,我沒有一起回去等語。 2.是由證人王振魯前揭所述之搜索過程,顯與被告前揭辯稱之 搜索情形顯不相同,惟依現場查獲照片所示,證人王振魯於 自被告包包內查獲違禁物時,該包包仍揹在被告身上(見10 7 年度毒偵字第5138號卷【下稱毒偵卷】第32頁反面),核 與證人王振魯前揭證述情形相符,已可佐證證人王振魯證詞 之真實性。而依該現場查獲照片所示情形,顯與被告辯稱係 員警衝上來將其包包搶走搶去翻看云云有異,是被告所辯之 搜索過程已非無疑。此外,依被告所述,其在自其居所前往 停車場移車時即已發現員警到場,其還有跟員警交談說要去 移車云云,倘若此情為真,員警既係要前往被告居所,理應 會向住於該地之人即被告詢問屋內情形或可否進去查看,豈 會輕易讓被告離開?再者,被告既知悉有朋友在屋內有施用 毒品之情事,其既未向朋友示警,亦未向員警詢問來意,或 心生疑慮等反應,卻毫不在意、若無其事地繼續移車,顯不 合理。另經本院勘驗員警密錄器影像結果,畫面一開始時間 為16時52分許,被告即已被逮捕上銬,扣案違禁品已被搜出 放置於被告車輛車頂,固未拍攝到前階段員警向被告盤查之 過程,然直到被告於17時17分許搭上警車回警局時,均未見 被告有何爭執方才遭違法搜索、逮捕;另自畫面時間17時19 分許至26分許,在被告上址居所房間內,被告友人即譚者龍 、張盈青、蔡瓊慧亦皆未曾爭執逮捕或搜索程序不合法等情 事,有本院勘驗筆錄1 份可參(見本院卷第144 頁至第148 頁、第151 頁至第154 頁)。倘若被告確實無緣無故遭員警 衝上前奪取包包查獲違禁物而遭逮捕,而被告友人等亦係在 未得屋主即被告父親同意下即入屋搜索,此等違法情節實屬 重大,實難想像其等於遭盤查或逮捕後等待前往警局期間, 其等對此會未為任何的質疑或反抗,復被告亦的確有於自願 受搜索同意書上簽名,有其同意員警搜索身體、物件及車輛 之自願受搜索同意書1 份(下稱甲自願受搜索同意書)在卷 可憑(見毒偵卷第17頁),是綜上事證,亦均可佐證應以證 人王振魯所述之搜索過程較為可採。 3.由上可知,員警王振魯等人本在執行巡邏勤務,因接獲勤務 中心通報有人在新北市土城區延吉街137 巷巷底吸毒,復見 被告行車動線有異,認形跡可疑,遂上前盤查,於盤查過程 中詢問被告是否同意將其隨身包包予員警查看,被告同意之 ,員警王振魯因而在被告身上所攜之隨身包包內查獲甲基安 非他命1 包及玻璃球1 個等情,堪認被告確係在自願之情形 下,同意員警之搜索,復被告亦有於此部分之甲自願受搜索 同意書上簽名(見毒偵卷第17頁),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31 條之1 規定,並無搜索不合法之情事,其因持有毒品而為警 以現行犯逮捕,亦符規定。是以據此在被告身上隨身所攜包 包內所扣得之甲基安非他命1 包、吸食器1 組,自當具有證 據能力。又被告既然並無遭違法搜索、逮捕,其在此情況下 同意接受員警採尿,亦無何違法之處,是取得之尿液檢體及 衍生之尿液檢驗報告,亦有證據能力。 4.另員警亦係得到被告之父親同意始進入被告居所並在該居所 後方房間內扣到海洛因3 包、甲基安非他命3 包及吸食器1 組,惟此部分同意搜索人既為被告之父親,依刑事訴訟法第 131 條之1 規定,應將被告父親同意搜索之意旨記載於筆錄 上,惟本案卷內並未見得被告父親所親簽之同意搜索書,僅 有被告所簽之同意搜索處所之自願受搜索同意書(見毒偵卷 第22頁,下稱乙自願受搜索同意書),而依證人王振魯之前 揭證述,員警並非係取得被告之同意而搜索該址居所,是被 告所親簽之乙自願受搜索同意書並不具備取代或代替被告父 親表明受同意搜索之意旨之作用,是員警搜索被告該址居所 部分,顯然有程序不完備之情事,核屬違法。 5.按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 定程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 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刑事訴訟法第158 條之4 定有明 文。因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證據,應否予以排除,必須考量 容許其作為認定事實之依據,是否有害於公平正義。倘依憲 法所揭示之基本精神,就個案違反法定程序情節、犯罪所生 危害等事項綜合考量結果,尤以蒐集非供述證據之過程違背 法定程序,因證物之型態並未改變,故認以容許其作為認定 事實之依據,始符合審判之公平正義及公共利益,而不予排 除,自不能指為違法(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4455號判決 意旨參照)。又刑事訴訟,係以確定國家具體之刑罰權為目 的,為保全證據並確保刑罰之執行,於訴訟程序之進行,固 有許實施強制處分之必要,惟強制處分之搜索、扣押,足以 侵害個人之隱私權及財產權,若為達訴追之目的而漫無限制 ,許其不擇手段為之,於人權之保障,自有未周,故基於維 持正當法律程序、司法純潔性及抑止違法偵查之原則,實施 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不得任意違背法定程序實施搜索、扣 押;至於違法搜索扣押所取得之證據,若不分情節,一概以 程序違法為由,否定其證據能力,從究明事實真相之角度而 言,亦難謂適當,且若僅因程序上之瑕疵,致使許多與事實 相符之證據,無例外地被排除而不用,例如案情重大,然違 背法定程序之情節輕微,若遽捨棄該證據不用,被告可能逍 遙法外,此與國民感情相悖,難為社會所接受,自有害於審 判之公平正義。因此,對於違法搜索所取得之證據,為兼顧 程序正義及發見實體真實,應由法院於個案審理中,就個人 基本人權之保障及社會安全之維護,依比例原則及法益權衡 原則,予以客觀之判斷,亦即應就違背法定程序之程度; 違背法定程序時之主觀意圖(即實施搜索扣押之公務員是 否明知違法並故意為之);違背法定程序時之狀況(即程 序之違反是否有緊急或不得已之情形);侵害犯罪嫌疑人 或被告權益之種類及輕重;犯罪所生之危險或實害;禁 止使用證據對於預防將來違法取得證據之效果;偵審人員 如依法定程序,有無發現該證據之必然性;證據取得之違 法對被告訴訟上防禦不利益之程度等情狀予以審酌,以決定 應否賦予證據能力(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664 號判例要旨 可參)。則查: 本案員警雖有徵得被告父親同意後執行搜索被告居所,但並 未依法將被告父親同意受搜索之意旨記載筆錄,是此部分之 程序上固有瑕疵。而在此部分之搜索過程中,情況雖不緊急 ,然實際上員警確係有得到該居所所有人即被告父親之同意 後才執行搜索,並未特別侵害被告何等權益,僅係漏未將被 告父親之同意意旨記載於筆錄,誤認得以被告同意意旨之筆 錄記載代替之,違背法定程序之程度較低,顯是一時疏漏, 並非刻意違法為之,無明知違法並故意為之主觀意圖,禁止 使用證據對於預防將來違法取證之效果本即不高,且此一違 法並不影響發現該等扣案物之必然性,再參以本案若未及時 搜索扣押,則以經查獲扣案之毒品,包括海洛因3 包及數量 非少且達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甲基安非他命3 包(驗前淨 重31.2853 公克,驗餘淨重31.2636 公克,純質淨重28.125 5 公克),持有此部分毒品之犯罪所帶來之危險非低;雖此 部分證據屬於非供述證據,具有高度不可變性,可信度較高 ,不利於被告防禦,然參酌此部分所涉之罪最重為持有第二 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罪,最高可處5 年以下有期徒 刑及得併科70萬元以下之罰金,罪刑非輕,綜合上情以觀, 並審酌被告個人基本人權之保障及社會安全之維護,暨比例 原則及法益權衡原則,予以客觀判斷,因此部分搜索之瑕疵 情形尚屬輕微,經權衡後仍應認此部分搜索扣得之海洛因3 包、甲基安非他命3 包及吸食器1 組具有證據能力。 二、被告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於審判期日到庭,爰依刑事 訴訟法第371 條規定,不待其陳述,由檢察官一造辯論而逕 行判決。 貳、有罪部分: 一、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 被告有於事實欄一所示時、地施用第二級毒品之事實,業據 其於警詢、偵訊及本院準備程序中自白不諱(見毒偵卷第6 頁至第7 頁反面、第88頁、本院卷第59頁),且有尿液勘察 採證同意書、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受採集尿液檢體人姓名及檢 體編號對照表、甲自願受搜索同意書、新北市警察局土城分 局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台灣檢驗科技股份有限 公司濫用藥物實驗室107 年7 月2 日濫用藥物檢驗報告、臺 北榮民總醫院107 年8 月15日北榮毒鑑字第C0000000號毒品 成分鑑定書各1 份、停車場查獲及扣案物照片共6 張(見毒 偵卷第17頁至第20頁、第32頁至第33頁、第56頁至第57頁、 第92頁、第106 頁)在卷可稽,及扣案甲基安非他命1 包( 驗前淨重0.4972公克,驗餘淨重0.4941公克)、玻璃球1 個 、吸食器1 組扣案可證,足可佐證被告前揭任意性之自白與 實情相符,堪可採信。被告雖於本院準備程序中辯稱其會同 意採尿係因遭受違法搜索逮捕的情況下,才不得已同意的云 云,然就其本人遭搜索及逮捕部分,並無何違法搜索或逮捕 之情事,業經本院認定如前,是其事後同意採尿,顯係基於 其個人自由意志下權衡利害後出於自願性之同意,並無違背 其自由意志,是其抗辯採尿程序不合法云云,並不足採。綜 上,被告施用第二級毒品犯行明確,洵堪認定。 二、論罪科刑及駁回上訴之理由: (一)核被告王逸翔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 項之 施用第二級毒品罪。其因施用而持有甲基安非他命之低度行 為,應為施用之高度行為吸收,不另論罪。 (二)原審審理後,認事證明確,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 告所犯施用第二級毒品犯行,危害自己的身心健康,所為應 該加以責罰,兼衡其素行、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以及 其犯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4 月,並諭知易科罰 金之折算標準,經核其採證、認事用法均無違誤,量刑亦稱 妥適。 (三)扣案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1 包,為查獲之第二級毒品, 應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第1 項前段規定,不問屬於犯 罪行為人與否,宣告沒收銷燬。另扣案之玻璃球1 個、吸食 器1 組,均為被告所有,屬供其施用犯行所用之物,應依刑 法第38條第2 項規定宣告沒收。原審分別依上開規定宣告沒 收銷燬及沒收,亦核無違誤。 (四)被告上訴後雖以前詞置辯爭執此部分之搜索、採尿程序合法 性云云,然如前述,其所辯顯不可採,其此部分上訴為無理 由,應予駁回。 參、無罪部分(即撤銷原判決部分): 一、公訴意旨略以: (一)被告王逸祥明知甲基安非他命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 條第 2 項第2 款所列管之第二級毒品,不得非法持有,竟基於持 有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犯意,於不詳時間,在 不詳地點,向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阿哲」之成年男子 ,以不詳之代價,取得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3 包(總淨 重31.2853 公克,總驗餘淨重31.2636 公克,總純質淨重28 .1255 公克)後而持有之。因認被告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第11條第4 項之持有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罪嫌云 云。 (二)被告基於持有第一級毒品海洛因之犯意,於不詳時間,在不 詳地點,向真實姓名年籍不詳綽號「阿哲」之成年男子,以 不詳之代價,取得數量不詳、第一級毒品海洛因2 包(淨重 0.8494公克,驗餘淨重0.8468公克)後而持有之。因認被告 另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1條第1 項之持有第一級毒品海 洛因罪嫌云云。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不 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 項、第301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文。又事實之認定, 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 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 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 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 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 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 ,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 予以闡述,敘明其如何無從為有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 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 年上字第816 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三、被告堅詞否認有何持有第一級毒品、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20 公克以上犯行,辯稱:在我居所扣到的毒品即海洛因3 包、 甲基安非他命3 包都不是我的,是譚者龍帶來的。當時我們 回到派出所後,警察開始就扣案毒品逐一測量重量,所以我 們就知道在我居所處被扣到什麼毒品,譚者龍就說因為是在 我居所被查獲到的,所以要我先扛下來,讓他們其餘3 人被 函送就好,讓他們當晚可以先出去。他還有跟我說,他之後 開庭時會跟法官說,一級毒品是他的,二級毒品我跟他一人 一半,這樣子才不會成立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之 罪,我當時有答應,所以在警察問我說從我居所扣到的毒品 是誰的,我就承認是我的,並隨便編毒品來源是來自「阿哲 」,其實那些毒品都是譚者龍的,而且我也沒有在施用第一 級毒品。我是在宜蘭看守所收到本案一審判決書時,認為譚 者龍沒有照跟我約好的說法跟法官說,於是提起上訴等語。 四、經查: (一)關於自被告居所扣得之海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之所有人,證 人譚者龍於警詢時先係證稱:在房內警方有查到毒品6 包, 但是何種類毒品我不清楚等語(見毒偵卷第9 頁反面);於 其個人涉犯施用毒品案件之偵查中檢察事務官面前中則證稱 :當時在房間裡查獲的海洛因都是我的,甲基安非他命有一 半是我的等語(見本院卷第104 頁)。由上足見證人譚者龍 於警詢時先係證稱其對於此部分扣案毒品之種類並不清楚, 顯然否認該部分之毒品與其有任何關連,惟其於偵查中檢察 事務官面前即改稱,房內所扣得之海洛因全部與甲基安非他 命有一半為其個人所有,是其前後說詞顯然不一,且此等說 法之差異,洽與被告前揭辯解,即在警詢時證人譚者龍因不 想被以現行犯移送地檢署,因此要求被告先坦承在被告居所 扣得之毒品全部為被告所有,而在嗣後偵查中檢察事務官前 即坦承海洛因全部及甲基安非他命之一半為其個人所有等情 相符,是被告上開辯解,已非完全無憑。又觀被告之前案紀 錄及其本次採驗尿液結果(見本院卷第21頁至第23頁、毒偵 卷第92頁),其並無施用第一級毒品海洛因之前案紀錄,本 次亦無被採驗到有施用第一級毒品海洛因之情事,是其辯稱 其不可能持有海洛因等情,顯非無據。反觀證人譚者龍之前 案紀錄及其因該次被查獲而涉犯施用毒品案件之判決結果, 其早於106 年間,即有施用第一級毒品、第二級毒品案件之 前案紀錄,本次被查獲時亦被採驗到有施用海洛因及甲基安 非他命之情,有其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及本院108 年度審訴字第76號判決書列印本1 份附卷可參(見本院卷第 83頁、第87頁),可徵證人譚者龍確有施用第一級毒品海洛 因及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之惡習,則見自被告居所扣得 之海洛因確實較可能為證人譚者龍所持有,其亦可能持有當 時一同扣得之甲基安非他命。再由證人譚者龍於警詢、偵查 中檢察事務官面前之先否認、再坦承部分之表現,亦確有可 疑,是以證人譚者龍於偵訊中所證稱有一半甲基安非他命是 被告所有等情,已不排除確實係其與被告先行套好之說詞, 尚無足夠之證明力足以證明被告確實持有至少一半之甲基安 非他命。 (二)又被告於警詢及偵訊中固均承認自其居所扣得之海洛因3 包 及甲基安非他命3 包是其自己的,然其於警詢時先係陳稱: 此部分扣得之海洛因是一名綽號「阿哲」的男生朋友放在我 家的,我一直都沒去碰他,我不知道對方的真實年籍資料、 聯絡方式及住處,也不知道他為何要將海洛因放在我房間; 此部分扣案之甲基安非他命是我的,是自己吸食要用的等語 (見毒偵卷第6 頁反面);於偵訊中陳稱:「(問:本件扣 案的安非他命是你同時買進的嗎?)這不是我買的,但是我 同時拿到的,同我警詢所述,是一個阿哲給我的。」、「( 問:為何持有海洛因?)也是一個阿哲同時將海洛因跟上開 安非他命給我的,我是同時持有。」等語,是觀其此部分前 後所言,其除陳稱不知「阿哲」之真實姓名年籍外,連「阿 哲」為何會將海洛因、甲基安非他命一同無償放在其房內之 原因都無法交代,顯不合理,是其辯稱此部分之自白只是其 當時為幫譚者龍脫罪而臨時杜撰之詞等語,尚非不可採信。 又此部分扣案之海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固係在被告居所之房 間內查獲到,但該房間不僅為被告使用,亦有被告之友人譚 者龍、張盈青、蔡瓊慧可得於該房間出入,是以在該房間內 扣得之毒品自未必係被告所有,亦可能係得出入該房間之人 所有,是以尚不得僅以查獲地點推論持有此部分之毒品者必 為被告。 五、綜上所述,被告此部分於警詢、偵訊之自白,既有前述取得 原因交代不清之可疑之處外,其於本院準備程序中亦翻異前 詞,是其前後供述顯非一致,尚難據信其於警詢及偵訊中之 自白即屬真實,卷內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此部分扣案之海 洛因及甲基安非他命確為被告所有,準此,本院就被告是否 犯持有此部分扣得之第一級毒品海洛因、第二級毒品甲基安 非他命,認猶有合理之懷疑,尚未得有罪之確信,依罪疑惟 有利於被告之原則,應就此部分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此外 ,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此部 分持有第一級毒品、持有第二級毒品純質淨重20公克以上犯 行,揆諸前揭法條及判例意旨,此部分既屬不能證明被告犯 罪,自應依法就此部分為被告無罪之諭知。原審就此部分遽 為被告有罪之判決,尚有違誤,被告上訴意旨否認此部分之 犯罪,為有理由,應由本院合議庭撤銷原審關於被告此部分 之有罪判決,並就此部分改依第一審通常程序審理,自為第 一審無罪之判決,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5 條之1 第3 項、第368 條、第 369 條第1 項前段、第364 條、第301 條第1 項、第371 條,判 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陳雅詩偵查後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檢察官莊勝博 、曾信傑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 月 16 日 刑事第九庭 審判長法 官 白光華   法 官 王國耀   法 官 林米慧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敘明上訴理由,向本院提 出上訴狀(應附繕本),上訴於臺灣高等法院。其未敘述上訴理由 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切勿逕送上 級法院」。 書記官 林惠敏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 月 17 日
律師事務所平台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