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事務所-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桃園新竹免費法律諮詢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08 年婚字第 613 號民事判決

2020-01-21
裁判字號: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108 年婚字第 613 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9 年 01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離婚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8年度婚字第613號 原   告 李秀杏  被   告 黃進賢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離婚事件,本院於民國108年12月26日言詞辯 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一、准原告與被告離婚。 二、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判決要旨: 被告於民國85年時即離家至中國經商,已與原告及兩造所生 子女黃逸翔、黃筱婷斷絕聯繫長達10年以上,並由原告獨自 扶育子女成年,雙方婚姻已無回復之希望,且主要責任在於 被告,因此本院判決准兩造離婚。 二、程序方面: 被告經本院合法通知,沒有在言詞辯論期日出庭,也沒有家 事事件法第51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386 條各款的情形,所以 准許原告的請求,在原告一方到庭辯論的情形下作成判決。 三、原告主張: 兩造於民國77年2月16日結婚,兩造育有一子一女,目前均 已成年。被告於二名子女開始就讀小學時(經推算為約85年 前後)即支身前往中國經商;其後,被告即對原告及二名子 女漸行漸遠,二名子女均係由原告扶養成長。被告至中國經 商已逾10年,剛開始均有回家,惟最近幾年已未曾返家,原 告至今全無被告之消息,被告亦未曾與原告有所連繫,被告 已未盡其夫妻間應盡之義務及家庭責任。又被告長期遺棄原 告在繼續狀態中,兩造間實有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兩 造婚姻客觀上已生無法回復之破綻,爰依民法第1052條第1 項第5款、第1052條第2項規定訴請離婚等語,並聲明:如主 文所示。 四、被告沒有在言詞辯論期日出庭,也沒有提出書狀作任何的聲 明或主張。 五、本院之判斷: (一)原告主張兩造77年2月16日結婚,現婚姻關係存續中一節 ,有原告提出之戶籍謄本為證,首堪認定。 (二)民法1052條第2項規定:夫妻有民法第1052條第1項各款以 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 ,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 所謂「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係指婚姻是否已生破 綻而無回復之希望,應依客觀之標準進行認定,審認是否 已達於倘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均將喪失維持婚姻意欲之 程度(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115號判決意旨參照)。 再婚姻如有難以維持之重大事由,於夫妻雙方就該事由均 須負責時,應比較、衡量雙方之有責程度,僅責任較輕之 一方得向責任較重之他方請求離婚,如雙方之有責程度相 同,則雙方均得請求離婚,方符民法第1052條第2項規定 之立法本旨(最高法院95年度第5次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又婚姻為兩性為永續經營共同生活而結合構成之夫妻 共同生活體,此共同生活體,不但立即成為一「家」,甚 且在將來應負起保護養育其子女之義務。為謀夫妻相愛, 夫妻共同生活體之幸福運營,自須一家和好,夫妻互相以 誠相待,且因婚姻關係成立,夫妻須營共同生活,夫妻雙 方即互負有同居之義務,此為民法第1001條所明定,更為 婚姻本質之當然效果,是同居義務,既為婚姻關係之本質 的義務,故在婚姻關係存續中,即自結婚時起,以至婚姻 關係消滅時止,應一直繼續存在,倘夫妻間無正當理由, 而事實上處於分居之狀態,自與婚姻關係之本質有悖,如 分居繼續達一定時限,依社會通念認其時間非短時,自堪 認此一分居事實對夫妻婚姻關係產生重大之嫌隙,而可認 屬重大事由。 (三)原告指稱被告至中國經商已逾10年,已未曾返家,亦未曾 與原告聯繫,致原告多年來幾乎未有被告音訊等情,業據 原告到庭陳述明確。又證人黃逸翔即兩造之子到庭證稱: 我已經有10年沒看過被告了,我最後一次看到被告是在我 國小的時候,我已經沒什麼印象;我只知道被告突然跑去 中國,被告去中國後都沒有消息,也沒有打電話或寫信回 來,也不會寄錢回來;我有聽原告說會寄錢過去給被告; 被告因為未在臺灣,所以若遇到需由被告處理的事宜時, 均係由原告在處理等語(見本院108年12月26日言詞辯論 筆錄)。另證人黃筱婷即兩造之女亦到庭證稱:我最後一 次看到被告應該是在我國小一、二年級的時候;被告一開 始回來我們家,就正常的吃飯,但到後來,被告就都沒有 回來,也沒有打電話或寄信,平常生活費用也沒有寄回來 給我們;我不知道原告是否會寄錢給被告;被告因為未在 臺灣,所以若遇到需由被告處理的事宜時,均係由原告在 處理等語(見本院108年12月26日言詞辯論筆錄),核與 原告所述情節大致相符。本院復依職權調閱被告之入出境 資料,查知被告於102年10月26日出境後即未再入境,而 原告亦不知被告現在住居所,依上開調查確實未能得知被 告行蹤。而被告經公示送達合法通知,未於言詞辯論期日 到場爭執,亦未提出書狀答辯,堪認原告主張為真實。 (四)本院認為:被告於約85年間至中國經商後,一開始雖有返 家,然卻逐漸與原告及二名子女疏離;其後,更逕自斷絕 與原告及二名子女之聯繫,致兩造分居及未知彼此生活近 況情形已持續逾10年,此期間依社會通念相當漫長;而於 此期間內,二名子女均係由原告扶養照顧,被告並未盡其 為人父及為人夫之責任,已讓原告苦不堪言,兩造婚姻產 生重大破綻,夫妻間互信、互諒、互愛之基礎蕩然無存, 已無夫妻恩愛情義可言,且兩造感情破裂,婚姻基礎動搖 ,並達於任何人處於同一情境,均將喪失繼續維持婚姻希 望之程度,顯有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存在,兩造徒有 夫妻之名而無夫妻之實,故原告主張兩造婚姻已生破綻難 以維持,應堪採信。又原告訴請離婚態度堅決,而被告不 願與原告聯繫之舉亦顯見被告無與原告共同經營婚姻之意 ,是兩造均已喪失維持婚姻之意欲,足認兩造間之婚姻關 係所生破綻已深,難以期待其回復,本院衡以該事由之發 生,乃因被告無故不與原告共營夫妻生活所致,被告可責 程度實屬較高,是原告據民法第1052條第2項之規定以訴 請判決離婚,依法即無不合。從而,原告依民法第1052條 第2項之規定,主張兩造間有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存 在,據以訴請判決離婚,為有理由,應予准許。本院既認 原告訴請裁判離婚為有理由,已如前述,則原告另依民法 第1052條第1項第5款規定請求判決離婚,毋庸再予審究, 附此敘明。 六、結論:原告依民法第1052條第2項訴請離婚,為有理由,因 此依家事事件法第51條,民事訴訟法第385條第1項前段、第 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 月 16 日 家事法庭 法 官 陳嘉宏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之不變期間內,向本院提 出上訴狀。如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 月 16 日 書記官 蔡華娟
律師事務所平台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