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事務所-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桃園新竹免費法律諮詢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 108 年易字第 208 號刑事判決

2021-01-10
裁判字號: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 108 年易字第 208 號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 民國 109 年 12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竊盜 臺灣臺東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8年度易字第208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東地方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卓明澔 上列被告因竊盜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8 年度偵緝字第16 0 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卓明澔無罪。 理 由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卓明澔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與不詳 之成年人共同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竊盜之犯意聯絡 ,先於民國107 年7 月15日至同月23日上午4 時間之某時, 在臺東縣臺東市之臺東火車站後方,以不詳方式竊取告訴人 即其岳母黃美玉所有、其妻江敏慧(已離婚)之胞妹江家昕 使用之車牌號碼0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已發還)得手後 ,復於107 年7 月23日凌晨4 時許,與不詳之成年人共同意 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另基於竊盜之犯意聯絡,由該不詳之 成年人騎乘車牌號碼000-000 號普通重型機車(車主為被告 妻之胞弟江品高,另經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被告騎乘 上開竊得之車牌號碼000-0000號普通重型機車,一同前往臺 東縣○○市○○路0 段000 號告訴人林易賢經營之來來來檳 榔攤,趁檳榔攤未營業而無人之際,推由被告單獨自未上鎖 之倉庫鐵門進入檳榔攤內,徒手竊取新臺幣(下同)1 萬元 (千元鈔票1 張、百元鈔票70張及2000元之銅板)、香菸5 包(價值約700 元),得手後2 人騎乘前開機車離去。嗣經 告訴人林易賢發覺遭竊報警處理,經警調閱店內之監視錄影 畫面,並於臺東縣○○鄉○○路000 巷○○○○○○○號碼 000- 0000 號機車,因而循線查獲上情。因認被告涉犯修正 前刑法第320 條第1 項之竊盜罪嫌(共2 罪)。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 4 條第2 項、第301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文。認定不利於被 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 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 證據。此之所謂證據,須確屬能為被告有罪之證明,而無瑕 疵可指者,始足當之;再者,犯罪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 所謂證據,須適於為被告犯罪事實之證明者,始得採為斷罪 資料,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 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又所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 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 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人 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始得據之為有 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懷疑存在 時,即應為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30年 上字第816 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53年台上字第2750號、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分別著有判決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有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偵查中之供 述、證人即告訴人林易賢、黃美玉、證人江家昕於警詢中之 證述、證人江品高於偵查中之證述、員警職務報告、監視錄 影光碟、翻拍照片及現場照片等資料,為其主要論據。 四、訊據被告堅詞否認有何竊盜之犯行,辯稱:江家昕使用的上 開機車一直都停在當時伊位於太平路的住處,由其妻江敏慧 使用,伊沒有去牽該機車,伊有自己的摩托車可以使用,另 江品高當時在做太平溪堤防,他的機車都是供自己使用,根 本不會借伊,伊沒有去檳榔攤竊盜等語。經查: (一)告訴人林易賢所經營之來來來檳榔攤(址設臺東縣○○市○ ○路0 段000 號)於107 年7 月23日凌晨4 時許,遭頭帶安 全帽、身著外套及短褲、腳穿拖鞋之男子入內竊取紙鈔及零 錢共計1 萬元,與香菸5 包(價值約700 元),盜嫌共騎乘 2 輛機車,停放檳榔攤對街後,由其中1 人入內行竊等情, 業據告訴人林易賢於警詢時證述明確(警卷第1 至3 頁), 且有現場監視器錄影光碟及翻拍照片與現場照片附卷可參( 警卷第25至30頁);另竊嫌2 人係分別騎乘車牌號碼000-00 00號及車牌號碼000-000 號機車前往上址行竊,而車牌號碼 000-0000號機車係證人黃美玉以分期付款購得,因車款尚未 繳清,仍登記於車行老闆娘王彩雲名下,平日由證人江家昕 使用,車牌號碼000-000 號機車則係證人江品高所有,平日 供己身使用等節,亦據證人江家昕、黃美玉於警詢時、證人 江品高於偵查中證述明確(江家昕部分:警卷第4 至7 頁; 黃美玉部分:警卷第8 至10頁;江品高部分:交查卷第13至 15頁),且有臺東縣警察局臺東分局(下稱臺東分局)永樂 派出所員警職務報告、前揭2 輛機車車輛詳細資料報表等在 卷可佐(警卷第19、31、32頁);另證人江敏慧案發時為被 告卓明澔之配偶,現兩人已離婚,證人黃美玉為證人江敏慧 之母親,證人江家昕、江品高為證人江敏慧之胞妹、胞弟乙 節,亦有證人江敏慧個人戶籍資料查詢結果、證人黃美玉己 身一親等資料查詢結果及被告全戶戶籍資料存卷可查(偵卷 第31、33頁,本院卷第79頁),此部分之事實均堪先認定。 (二)證人黃美玉於107 年10月23日警詢時固證稱:檢視警方提示 監視器影像,該名頭戴安全帽、著外套及短褲、拖鞋侵入檳 榔攤之男子係伊大女婿卓明澔,因為一開始不是很確定,後 來再看一次影像,還有伊大女兒(按即江敏慧)都覺得是伊 女婿等語(警卷第15頁)。然查,觀諸附卷來來來檳榔攤案 發時之監視器翻拍照片,目視可知照片中竊嫌頭帶前掛護鏡 之半罩式安全帽,頭髮長度達脖子下緣且明顯呈現捲曲狀, 有上開翻拍照片附卷可佐(警卷第26至27頁),而證人黃美 玉於本院審理時證稱:警詢時員警有讓伊看監視器畫面,伊 當時是看影像中竊嫌的動作跟身材很像被告,被告有留過及 肩的長髮,他頭髮都是打薄那種,順順地留下來長髮,沒有 捲捲的等語明確(本院卷第156 至165 頁);證人江敏慧於 本院審理時證稱:(提示警卷第26至27頁監視器翻拍照片) 伊沒有印象家裡有與照片同型式的安全帽,被告有留過長髮 ,但沒有長到像照片中那樣子,也沒見過被告長髮捲起來過 ,伊有與母親一起去警局並同時看錄影帶,當時伊與母親都 覺得影片中的人不像被告,現在看照片覺得身型類似,但沒 有很像。伊不清楚母親警詢所稱一開始覺得不像被告,回去 跟伊討論後覺得像被告這件事等語明確(本院卷第291 至29 2 頁)。本院審酌證人黃美玉於107 年7 月28日第一次警詢 時,在觀看現場監視器攝錄影像後證稱不認識影像中之竊嫌 (警卷第9 頁),於同年10月23日警詢時則改稱竊嫌是伊女 婿卓明澔,江敏慧也覺得是被告等語(出處同前),前後已 不一致,且與證人江敏慧證稱於警詢時與證人黃美玉一同觀 看影像都覺得竊嫌不像被告乙節不符,可信性已非無疑。另 參以證人黃美玉於警詢時係依監視器影像所示之竊嫌身型及 動作而證稱竊嫌為被告,然監視器影像為動態影像,證人黃 美玉於觀看動態影像時未必能注意到竊嫌頭髮特徵,而於本 院為交互詰問時係經提示靜態之監視器翻拍照片供證人檢視 ,證人黃美玉、江敏慧仔細反覆檢視後均證稱竊嫌捲曲達脖 子下緣之髮型特徵與被告不符,自應以證人黃美玉於審理中 之證述較可採信。是尚難僅因證人黃美玉前揭警詢之證述即 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三)證人江品高固於偵查中證稱:被告於107 年7 月22日23時許 向伊借257-NQQ 號機車,隔天上午8 、9 點還車。之前永樂 派出所員警有找伊去問這個案子,當時伊有回想,想起當時 有借機車給卓明澔等語(交查卷第14至15頁)。然查,依卷 附資料可知,員警於案發之107 年7 月23日即調閱相關資料 查知證人江品高所有之車牌號碼000-000 號機車涉及本案, 且經臺東分局以犯罪嫌疑人之身分函送臺灣臺東地方檢察署 偵辦,此有刑案現場照片、臺東分局刑事案件報告書在卷可 參(警卷第28頁,偵卷第1 至3 頁),可知員警係將證人江 品高列為犯罪嫌疑人,是倘證人江品高曾經通知到案說明, 衡情應會製作警詢筆錄,然綜觀全部卷證,可知證人江品高 於警詢時經警持票拘提未果,且並無警詢筆錄或談話紀錄, 足證其於警詢時未曾到案說明,是其上揭證述在永樂派出所 經伊回想而想起107 年7 月22日23時被告向其借用車牌號碼 000-000 號機車至翌(23)日上午8 、9 時始歸還乙節,真 實性實有可疑。況證人江品高於本院審理時證稱:伊不確定 何時借車給被告,偵查中因檢察事務官問伊是否與被告一起 去,伊認為不是,而竊嫌又是騎伊的機車,所以才說當天機 車是借給被告等語(本院卷第189 頁),綜觀其於本院審理 時之證述內容,證人江品高對於「是否曾告知被告107 年7 月22日晚上至隔天前揭機車當天係由其不認識之人騎走」、 「與被告同住太平居所之確切起迄日」、「於107 年7 月至 9 月間何時開始工作」、「案發之107 年7 月23日自己在做 什麼」、「有何特殊事件讓伊得以聯想確認107 年7 月22日 23時將機車借給被告」等問題,或沈默未答,或答稱「忘記 了」,或有前後陳述不一致之情形(見本院卷第170 至195 頁筆錄),可知證人江品高對於生活日常並無特別記錄之習 慣,記憶力亦未特別優於常人,其既無法記憶案發之107 月 7 月23日前後己身有無工作,亦未表示有何特殊事件足以讓 其聯想該日發生之事情,是其於偵查中受詢問時因被告曾借 用機車且竊嫌係騎乘伊之機車而己身未同行,遂表示係被告 於107 年7 月22日晚間向伊借機車於翌日始歸還等語,純係 其個人推測之詞,尚不足據此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四)證人江家昕固於警詢時證稱:伊107 年7 月15日上午9 點多 將車牌號碼000-0000號機車停放在臺東火車站後方農路旁後 ,即搭火車前往臺中市沙鹿區租屋處,因警方通知伊機車涉 及竊盜案而趕回來,才發現原本停放之機車不見了等語(警 卷第4 至6 頁)。然其於本院審理時證稱:107 年7 月15日 有將前揭機車騎往臺東火車站,但最後沒有離開臺東,又將 機車騎回當時伊與江敏慧及被告同住之太平居所,江敏慧自 己也有車,在107 年7 月23日那段期間也有向伊借機車交給 被告使用,伊很少出門,出門時都有看到機車,因此沒發現 機車失竊,母親跟伊說機車不見了,伊因為害怕才跟母親說 機車停在火車站附近等語明確(本院卷第273 至282 頁), 本院審酌被告於107 年7 月17日與證人江家昕之手機line對 話紀錄顯示「被告:叫姐姐開水,不要開太大。證人:好。 被告:有嗎?她開了嗎?」,可知證人江家昕於該日應在證 人江敏慧身旁,且正與被告一同進行某件事情,是證人江家 昕於警詢時證稱將前揭機車停放臺東火車站後前往臺中乙節 顯非可採。另證人江敏慧於本院審理時證稱:107 年7 月間 江家昕與伊及被告同住太平,伊自己有一輛機車,偶爾也會 向江家昕借用前揭機車,也會交給被告使用,其等機車都停 在門口騎樓,任何人均可輕易摸到機車,107 年7 月中下旬 均未發現機車不見,是母親聯繫告知後才知道等語綦詳(本 院卷第286 至290 頁),核與證人江家昕於本院審理時證述 之內容相符,應可採信。然證人江敏慧及江家昕之前揭證詞 亦僅能證明被告曾借用證人江家昕之前揭機車,無法據此即 認被告竊取前揭機車,亦無法據此推論107 年7 月23日凌晨 騎乘該機車之竊嫌即為被告。 (五)至被告雖於偵訊中自陳「江家昕在離開太平之前有說他要去 臺中工作,他把機車騎走了」、「107 年7 月22日那幾天有 跟江品高借機車,但最多也是借半小時出去買飯而已」等語 (偵緝卷第7 頁),然證人江家昕未於案發前將機車停放臺 東火車站,業據本院認定如前,而被告對於曾否向證人江品 高、江家昕借用機車乙節雖有前後供述不一或與證人江家昕 、江敏慧證述不符之情形,亦尚難據此即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 五、綜上所述,被告堅決否認竊取車牌號碼000-0000號機車及進 入來來來檳榔攤行竊,而公訴人所提出之論證,包括證人江 家昕、黃美玉、江品高、江敏慧之警詢或偵詢及本院審理之 證述,經本院審酌後,認不足以佐證被告涉有前揭犯行。公 訴意旨所引證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 確信被告犯罪之程度,則被告是否有上開竊盜機車及檳榔攤 行為,容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事證足 以證明被告有公訴人所指之犯罪情事,揆諸上揭說明,被告 犯罪尚屬不能證明,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應為被告無罪之諭 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 條第1 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於盼盼提起公訴,檢察官林永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2 月 22 日 刑事第二庭 法 官 朱貴蘭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收受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書狀,並應 敘述具體理由;其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後20日 內向本院補提理由書(均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切 勿逕送上級法院」。告訴人或被害人對於本判決如有不服,請書 具不服之理由狀,請求檢察官上訴者,其上訴期間之計算係以檢 察官收受判決正本之日期為準。 書記官 陳憲修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12 月 22 日
律師事務所平台
專業法律119團隊提供『最即時、最隱密、不限時』的解答與服務。 專辦:民事刑事訴訟辯護、離婚官司、財產糾紛、車禍賠償。 即時諮詢。勝訴率高。收費親民。法律權威。安心託付。律師推薦。服務: 民事訴訟, 刑事訴訟, 訴願及行政訴訟, 律師諮詢。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